好屌日在线视频

新聞資訊

當前位置:高娛傳媒 > 新聞資訊 >

貶低梅艷芳寧靜還要訓斥助理,伊能靜處處"表演",只因太自卑?

信息來源:高娛傳媒  發布日期:2019-07-02
  今天伊能靜的回應視頻,大家都看過了嗎,太精彩了,是值得耽誤各位幾分鐘工作時間細細看完的水平。
 
  其實就算在發這個視頻之前,姐的名字也一直都掛在熱搜上,來吧,為大家簡單盤點一下這幾天的瓜——
 
  首先,悉心教導王智王麗坤唱歌,用母愛光輝普度隊友的伊能靜,突然在《定義》采訪里低看她們一眼,跟主持人吐槽她們實力,"沒有音,怎么講都講不明白"。還背著人家揭短,說她們回到宿舍后大哭。
 
  更爆雷的是,她甚至在采訪里拿自己的幸福現狀去拉踩梅艷芳。"先完成自我價值的話,就很慘,因為你的事業已經到頂,就會變成梅艷芳。"
 
  ????????
 
  目前這期節目已經下架,但圍繞她展開的爭議沒有停止。昨天伊能靜在社交平臺回復了粉絲的言論,這粉絲的言論里拉踩了寧靜,說兩個靜姐有天壤之別,寧靜"最煩人"。
 
  按理說看到這種言論之后本人都該避諱,伊能靜反而跟人嘮上了.......
 
  說起來《姐姐》也算是開創選秀先河了,無論誰惹了爭議都本人親自發解釋視頻。果不其然,今天下午,我們等到了伊能靜的視頻。如果你以為是張萌發的那種誠懇的道歉視頻的話,就想錯了——
 
  這個視頻里靜靜子全程以側臉入鏡,對著助理擺臭臉,說對方不該擅自主張替自己回復網友評論。言下之意,惹出爭議都是助理的鍋,我是清清白白的好領導。
 
  其實最好笑的還屬視頻結尾——有畫外音對伊能靜說:又超時了。伊能靜:沒關系。
 
  不是吧姐,這表演痕跡也太重了,是拍電影吧,是拍電影沒錯吧?
 
  這個視頻出爐的同時,也注定著"伊學"即將異軍突起,成為"浪學"中一個重要的分支。
 
  我已花一天時間潛心研讀,記下了"伊學"讓我拜服的幾點精髓。首先,哪怕此后一次又一次地自打臉,也要堅定地抬高自己,這就是說話的藝術。
 
  比如今天下午伊能靜發出的這個視頻,明明從頭到尾都在訓助理,還要說"助理和我有多親,我不忍苛責"。
 
  《姐姐》里,伊能靜表示,自己對王智和王麗坤是母性的,慈愛的,備受信任的。
 
  然而她揭人短的時候,也完全沒藏著掖著。這倒不像是處處照拂的大姐姐能說出的話來。
 
  姐還表示,自己不愿意標榜曾經的成績,"過去的榮景我很少回顧"。
 
  話音未落立刻附上了一大串自己的實績來吹逼,詳細得跟流量粉絲的空瓶文案有一拼。
 
  而且還到處都要cue自己出了二十多張專輯,《姐姐》第一期的自我介紹環節cue了,團隊練習時cue了,單獨的采訪里也cue了。
 
  這二十三張專輯,是刻在姐的靈魂烙印里了嗎。
 
  伊能靜也非常自信,表示自己一直只站C位,沒站過其他位置。


 
貶低梅艷芳寧靜還要訓斥助理,伊能靜處處"表演",只因太自卑?
  然而網友扒出,她在最早的出道團體"飛鷹三姝"里,就不是c位,更別提在演藝圈打拼多年以來的各大活動合照站位了。
 
  跟庾澄慶離婚后,她表示自己潛心修行,深諳自省之道,在社交平臺上向大家推介方法。然后,這條長文喜提官方的轉發辟謠,又一次壯烈翻車了。
 
  考古伊能靜的社交平臺還能發現,她早先說過自己絕對不會"踩著另一個女人的名字來抬高自己",轉頭自己就做了這樣的事情。
 
  其實上述很多好事伊能靜未必沒做,比如確實是和王智王麗坤教了不少樂理,平時大概也確實疼愛助理。
 
  但她的癥結是,事事都要以自己為出發點、裝點自己的形象,仿佛犯了自夸癥一樣,把其他人與自己的差異踩在腳下。多說多錯,多畫大餅就多翻車。
 
  秦昊已經幾次都在節目里吐槽她話太多了,姐,有空也聽聽你老公說的吧!
 
  "伊學"之所以深受大家吐槽,還有一點精髓功不可沒:如果自身確實出現不足也不要怕,一定要第一時間甩鍋,甩著甩著吧,自己也就信了。
 
  早年她在《念奴嬌》里唱錯"羽扇綸巾",結果發聲明說自己是經紀人沒查好,看吧,和如今錄視頻訓助理是不是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 
  姐,這是你自己的唱片,不在歌詞上仔細做功課,還怪經紀人沒文化,那你自己的"才女"名頭是不是也可以扔了?
 
  她還被媒體曝出在音樂劇演出里假唱。
 
  說實話,入場的觀眾之所以買這種演出的票,都是為了近距離欣賞歌唱水準的,假唱無異于欺騙消費者。
 
  結果她回應道,是"設備達不到真唱的要求"。
 
  不論是拉上別人以襯托自己,還是為自己的失誤找到依據,都是伊能靜在努力圓回自己的人生故事時所做的"努力"之一。
 
  姐是很優秀的,但似乎太不能承認自己的人生里有任何不足了。一旦有錯,就證明是其他人的錯,證明是其他人更不如人,從前如此,現在也是如此。
 
  為什么這么在乎話語里筑起來的個人形象,大概跟她童年缺乏親人的信任和肯定也有關。
 
  伊能靜從小東渡日本,和繼父一起生活,雙親對她而言,生疏多過親密。生父嫌棄她不是男性,媽媽也曾經哭著對她說:"如果沒有你,我的生活會好很多。"
 
  從童年時期開始,親人應該給她的鼓勵教育就一直缺位了。所以不難理解姐似乎一直在追逐著什么,這一切努力都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價值,證明自己是獨特的。
 
  這種不懈的追逐,從她如今的生活中也看得到影子。伊能靜現在還是頻繁從戀人眼中尋求肯定,日常生活中的閑聊,也要拉個"假想敵",對秦昊拋出靈魂一問:外面的女生是不是比我漂亮多了?
 
  然而她問錯人了,秦昊,真乃治矯達人——"外面的女生也確實有很漂亮的,那不能你漂亮,也不讓別人漂亮啊。"
 
  當時節目播出時大家都哈哈大笑,現在看來,秦昊大概也習慣去破解她的這種思維定式了吧。
 
  在采訪里提到梅艷芳,評點她的人生觀還進行比較,事后又要解釋說自己是"詞不達意",可是從一開始就不該拉逝去的前輩做對比。
 
  包括被伊能靜拉踩的兩位演員隊友,在專業領域和性情方面未必沒有閃光點,然而她只字不提。大概越壓低對方的能力,也就越能凸顯自己出手相救的含量。她拉著每個人的手,把對方安排成了自己人生敘事里的配角。
 
  今天下午的視頻里,她還對著助理說,知道吧,我從來不愛表演。錯了吧,就算沒有攝像頭,姐也把自己的一生都放在了某塊隱形的幕布前面,不僅自導自演,還要拉人pk,從別人的眼里找自己的價值。如今已經幾十年過去,就算意識到問題大概也很難改換性格了,但是這幕戲也該適時閉閉幕吧,你說呢?
返回頂部